地方债管理:开正门堵后门

时间:2019-11-27 来源:www.torrentbasket.com

近日,财政部发布了一系列旨在防范地方债务风险的文件

local debt management:打开前门,堵住后门

近日,财政部发布了多份文件,对地方各种非法借贷融资活动进行“围堵、追捕和拦截”。 一方面,这表明国家高度重视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维护金融可持续性。另一方面,这也反映出一些地方的非法借贷已经达到了相关部门“不堪忍受”的程度。最近,财政部出台了许多文件,经常“亮剑”地方政府的债务管理,特别是“围堵、追堵”地方政府的各种非法借贷行为。 一系列措施表明,虽然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但国家始终把防范和控制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放在重要位置,确保不存在区域性和系统性风险。

“封杀暗道”政策涵盖所有

6月2日财政部发布的《关于坚决制止地方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违法违规融资的通知》 财政部有关官员表示,该文件的发布初步实现了政策的全面覆盖,防止了地方政府及其部门的重大非法融资方式。

财政部发布了一系列指示明确、措施严格的文件。一方面,这表明国家高度重视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维护金融可持续性。另一方面,这也反映出一些地方的非法借贷已经达到了有关部门坚决严惩的程度。

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务状况如何?据最新统计,截至2016年底,中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15.32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务比率(债务余额/综合金融资源)为80.5% 加上纳入预算管理的12.01万亿元中央国债余额,这两项合计为27.33万亿元我国国债。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74.41万亿元的初步国内生产总值核算数据,2016年我国政府债务的负债率(债务余额/国内生产总值)为36.7%,低于欧盟60%的警戒线,也低于主要市场经济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的水平。风险通常是可控的。

“从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和地方政府的整体资产来看,中国目前的政府债务水平是可以承受的 然而,不可忽视的是,一些地方存在非法借款的迹象,借款形式也在不断更新,如变相借款担保、政府购买项目、公私伙伴关系项目固定收益承诺、公私伙伴关系项目担保回购、公共债务等 从长远来看,这将危及当前和长期的金融和金融稳定,因此有必要找到好的政策并及时加以控制。 ”中国金融科学院副院长白敬明说

地方政府和城市投资行业的研究团队也认为,自《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国发43号)和新预算法实施以来,地方政府借贷机制逐步形成,并建立了限额管理、预算管理和风险处置日常监督等管理制度。然而,地方政府的一些“表外债务”,即隐性债务,并没有统一的标准。最典型的是地方政府违反法律法规提供担保,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政府引导的资金和公私伙伴关系变相借款

财政部近日发布的一系列文件指出,一些地方政府存在非法融资担保行为,包括严格限制政府购买服务的范围,严格规范政府购买服务的预算管理,严格禁止使用或编造非法融资购买服务合同,要求公开政府购买服务的信息。 同时,对公私伙伴关系、政府投资基金等政府与社会资本的各种合作行为提出了明确的要求。 此外,通过“前门”发行土地储备专项债券,融资平台公司等企业被禁止机械使用土地储备名称,土地抵押担保融资的“后门”和“歪门”被用来防止非法借款或变相借款等行为。 20世纪90年代以来,许多地方政府的债务状况相对混乱,引起了社会的极大关注。 2015年开始实施的新预算法为地方政府贷款建立了一个标准化的新机制,打开前门堵住后门,修复开放的渠道堵住后门,从而开创了地方债务管理的新时代。

然而,新机制的建立,并非意味着违法违规举债融资的终结。在新规实施过程中,一些地方政府违法违规举债融资行为时有发生,甚至花样翻新。

财政部部长肖捷多次强调要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今年3月份在全国人大会议作预算报告时提出,“把防控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放在更为重要的位置”。去年底以来,国家采取一系列重要措施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

完善地方政府债务管理规章制度。在国务院层面,国办印发 《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应急处置预案》 ,对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应急处置作出系统性安排。除了上述几个专门针对地方政府违法违规举债的文件,财政部还发布了地方政府一般债务预算管理办法、地方政府专项债务预算管理办法,推动地方政府债务管理走向规范化、制度化、透明化。

建立地方政府债务常态化监督机制。发挥专员办就地监督优势,授予专员办就地查处的权力,建立发现一起、查处一起、问责一起的机制。

核查违法违规融资担保问题。依据审计移交线索和举报线索,对部分地方违法违规融资担保行为开展专项核查,持续保持对地方政府债务监督的高压态势。

……

“2015年以来实施的地方政府规范举债制度体系既体现了中国特色的行政管理体制特征,又考虑了当期稳增长与防风险有机结合的要求,是切实可行的制度安排。但不容忽视的现实问题是,近年来不规范的地方政府融资行为仍时有发生且有不管就失控的可能。显然,现在必须防患于未然,当机立断出实招严控风险放大。”白景明说。

改革落地任重道远

“地方债开了‘前门’以后,‘后门’仍然屡禁不止,规范地方政府融资行为任重道远。”中央财经大学教授乔宝云说。

针对这些情况,财政部根据预算法和国发43号文件精神,出台了相关政策,覆盖了当前地方政府及其部门主要违规违法融资方式,列出了正面和负面清单。“这些措施产生了非常好的效果。同时也要注意到,防范地方债务风险不可能一劳永逸。这些地方政府融资的负面清单可能在实践中还会不断增加,还要在实践中不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乔宝云说。

实际上,不少学者都认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是一个关系改革大局的问题。“规范地方政府举债权不只是资金管控问题,也不是一种短期调控。认识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问题应有必要提高站位,具体讲就是要从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和社会稳定长效机制建设角度认识问题。由此出发,结合国际经验可以得出结论,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事关国家长治久安。”白景明说。

党的十八大,尤其是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财税体制改革不断深化,“改进预算管理制度、完善税收制度、建立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相适应的制度”三大任务持续推进。特别是去年8月份,国务院出台推进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的指导意见,明确了改革的总体要求、划分原则、主要内容,还提出了分领域推进的工作安排。

地方政府违法违规融资根本的原因还是政府职能不清,有些地方政府官员好大喜功,不顾实际需要和财力可能,盲目扩大投资。“从政府间财政关系上看,一方面,事权和支出责任不清晰容易产生不合理的投资项目;另一方面,偿债责任容易留给下届政府,产生严重的道德风险和激励不相容。”乔宝云说。

很显然,建立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长效机制,单靠强化地方债管理是不够的。乔宝云表示,目前还需要进一步深化财政体制和经济体制改革,特别是转变政府职能,建立更加合理的政府间财政关系,使地方政府从不敢触红线到不愿触红线。

单有好的制度远远不够,关键是落实。“只有从国家长治久安角度看待规范地方政府举债,才能设计好制度、制定好政策、落实好措施。各级地方政府应主动探索防控债务风险可行之策,要认识到把控债务风险事关辖区总体稳定。”白景明表示。(记者 曾金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