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称我国应藏富于民 避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时间:2019-11-11 来源:www.torrentbasket.com

国家统计局上周公布的数据显示,经过初步核算,去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为39.7983万亿元。 这意味着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已经超过4000美元。 去年,城镇居民人均收入元,比上年增长11.5%。 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5919元,增长14.9% 城乡居民收入增长率都超过了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

作为中国经济发展的关键时期,从“十二五”开始,中国开始从中等收入国家向高收入国家转变,从经济强国向经济强国转变。 中国如何借鉴其他国家应对“中等收入陷阱”的经验教训?这已经成为经济学家最近关注的问题。

聚焦改变经济发展方式

一个国家选择什么样的经济发展道路对避免“中等收入陷阱”至关重要 许多权威专家认为,“十二五”期间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迫在眉睫。

●美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秘书长杨伟民

必须改变经济发展模式

A 《阿凡达》相当于我们建设钢铁厂的利润,所以我们之间的差距主要在服务业。 目前,中国的工业生产能力和制造业生产能力都有很大的过剩,通过大量投资促进增长的潜力不大。 因此,要克服“中等收入陷阱”,必须转变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产业结构和要素投入结构仍然是我们的重要任务和基本方向。

●摩根大通中国投资银行副行长龚方雄“创造自主品牌”当一个国家的经济达到一定阶段时,劳动力成本和生产资料成本将大幅飙升,这就需要创造新的价值和新兴产业 如果一个经济体系找不到创造价值的新途径(即不能拥有独立的技术品牌和资源),那么经济增长效率将会大大降低。 这种下降是“中等收入陷阱”的主要原因

焦点2分配制度改革将财富储存在人民中间

除了经济发展方式的调整,收入差距过大和国民收入与国内生产总值不能同步增长被认为是一些国家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主要原因 许多专家认为,摆脱“中等收入陷阱”的主要方法是真正向人们隐藏财富,让他们享受经济增长的成果。 着名的金融评论员刘戈应该向日本学习“财富均衡”的策略

20世纪70年代中期,日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4000美元。 通过20世纪60年代启动的国民收入翻番计划,日本当时已经成为一个“全富裕”的社会。 日本在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同时,大大缩小了贫富差距。 然而,在世界许多地方,从拉丁美洲到东南亚,许多新兴工业化国家几乎走上了相反的道路,在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同时扩大了贫富差距。 只有少数东亚国家和地区能够突破“中等收入陷阱”,作为少数特例从许多发展中国家涌现出来。

●中国民建协会中央副主席顾圣祖推进收入分配改革,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确保广大公众收入稳步增长。关键在于经济发展向均衡共享和包容性增长的转变。 为了避免我国城乡、产业和地区收入差距的扩大,政府和企业迫切需要共同推进我国收入分配制度的改革。

聚焦3教育改革提高社会流动性

较低的社会流动性容易使中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社会流动性低就是所谓的“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父亲的地位决定了下一代的收入和地位,即所谓的“富裕的第二代”和“官方的第二代”现象。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蔡洪滨

社会流动是长期经济增长的核心

政府投资应该从物质资本投资转向教育和卫生等人力资本投资。不仅应该增加总数,而且应该着重消除教育和卫生方面的不平等。 日本在教育平等方面的经验值得中国借鉴。

●香港浸会大学工商管理学院院长张任梁“确保下一代农民工享有平等的教育机会”教育可以摆脱贫困,改变一个人的生活,但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如果中央政府有盈余,它必须确保下一代农民工享有平等的教育机会。 中国社会已经意识到有些人首先变富,现在他们有责任驱使大多数人变富。 中央政府应该研究如何启动企业社会责任,让富人推动每个人实现共同繁荣。

聚焦4放松市场准入限制

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不是过去的样子了。作为一个日益庞大的经济体系,影响中国经济发展的因素越来越复杂,深层次矛盾越来越多,包括通货膨胀、高房价和环境治理问题。 如何避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如何从源头上解决积累的弊端?如何在关键领域取得突破?所有这些都必须有“顶级设计”

●张墨南,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世界经济研究室副研究员

加快社会建设

中国走出“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在于社会建设的有效跟进。 总的来说,绝大多数总量和规模问题可以通过增加政府公共投资或吸引社会资本投资来解决,而结构和关系问题必须通过深化社会体制改革来解决。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蔡洪滨“营造宽松的流动环境”,从制度上改革户籍制度,打破城乡“二元”体制,放宽市场准入和职业准入的各种限制。 在美国,一半的人口能感觉到他们有机会,只要他们努力工作,他们就能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情。这是社会和经济发展的一个关键因素。因此,我们必须在制度上做出这样的改变。

2007年世界银行报告《东亚复兴》首次提出了“中等收入陷阱”

2007年世界银行报告首次提出了“中等收入陷阱”

历史经验证明,许多新兴市场国家在打破“贫困陷阱”后,很快就会以人均国内生产总值1000至3000美元的速度奔向“起飞阶段” 然而,当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3000美元左右时,快速发展中积累的矛盾将会集中,经济将会长期停滞,贫富差距将会严重,腐败将会频繁,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将会陷入困境。 巴西、阿根廷、墨西哥、智利和马来西亚都在20世纪70年代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 直到2007年,这些国家仍处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3,000至5,000美元的“发展阶段”。 同期,只有日本、韩国和新加坡等少数国家和地区跳出了“中等收入陷阱”

我校举办创新创业师资培训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