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尔胜转型迎来10年首亏 荣获A股“踩雷小能手”殊荣

时间:2019-07-30 来源:www.torrentbasket.com

  

当然,今天我们不会继续讲述罗波的故事,而是介绍一家专业钢丝绳领域的龙头公司江苏法尔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法生”或公司)(深圳) )。

这家公司之所以会与博信股份有关,风云君已经从“商业保理公司”的“成功”转型入手。

我来谈谈什么样的运营模式是商业因素。商业保理是一种基于因子和供应商之间的保理合同的财务计划,包括融资,信用风险管理,应收账款管理和收款服务。

保理公司根据保理合同接受供应商的应收账款并支付买方费用。如果买方无法支付,则该因素支付给供应商。

从运营模式的角度来看,要素必须是一笔巨额资本,无论是自有资金还是资金。

2016年3月31日公司的主要资产购买和关联方交易报告(草案)

俗话说,河东十年,河西十年。在2018年,法尔森在过去十年遭遇了第一次失利。净利润为1.45亿元,非净利润为1.52亿元,同比下滑197.51%。

导致公司净利润损失的最重要因素是与商业保理业务相关的商誉减值。

一,主要业务转换概述

根据行业分类,Farwin的收入可分为四类,即金属产品,金融业务,光电通信产品和新管材销售。

从2009年到2015年,公司的主要业务是金属产品,占收入的80%以上; 2016年,公司收购了上海摩山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摩山保理”)的100%股权。之后,我开始涉足金融业务。

从那时起,金属产品的收入比例下降,金融服务收入的比例持续上升。 2018年,金融业务收入的比例略高于金属产品。

选择数据)

看看未来十年每个产品业务的毛利润表现。从2009年到2015年,金属产品的毛利润是公司利润的主要来源,占80%以上。自2016年以来,金融业务已成为公司的主要盈利来源,毛利率已超过金属产品。

选择数据)

在上表中,我们可以看到2013年公司金属制品业务的毛利润高达2.4亿元,但并未持续很长时间。 2014年,它开启了降价模式。 2018年,它下跌至2.1亿元,几乎全军覆没。

如果不是2016年金融业务救助,该公司将在上市前退回市场。

第二,跨境保理的开始和结束

1.撤退到下一个急切的转变

公司于2015年9月宣布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直接收购中山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英投资”)100%股权的摩山保理100%股权,以及直接或间接收购华中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中租赁”)100%股权。

新闻发布后,各行各业的投资者都对这些新闻感到满意。该公司的股价从年初开始翻倍,并且已经翻了一倍!

但是,该信息未在公司的申请材料中完全披露。最终未能通过审核。

该公司于2015年12月31日宣布,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未通过该理由)

2016年3月31日,公司重新公布了重大资产购买和关联方交易的报告。收购目标仅为Moshan Factor的100%股权,并且所有这些都是以现金收购的。其中一个交易对手是该公司的控股股东江苏法德温。飙升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盛集团”),宏盛集团持有摩山保理90%的股权,该交易构成关联交易。

以2015年10月31日为基准日,摩山保理全部股权估值为12.65亿元,账面价值为4.2亿元,评价率为202.28%。该公司最终完成了收购,代价为12亿元人民币。

两次合并和收购之间的差异引起了交流的关注。华中租赁和中盈投资的亏损?该公司的回应如下:

为了尽快实现“产融一体化”和上市公司多主业务发展的转型升级战略,上市公司将继续提高盈利能力和资产质量。

该公司于2016年4月14日发行深圳证券交易所重组查询函回复公告)

加上2016年季度报告的非净利润,公司2016年第一季度的非净利润较去年同期下降了23.34%。上市公司也可能非常焦虑。

该公司2016年第一季度报告

2.杠杆资产规模和业绩

数据是最直观的体验,我们从数据的角度来看待Moshan Factoring的资产质量。

公司2015年9月和2016年3月资产收购公告)

截至2014年底,Moshan Factoring的资产规模为5亿。 2015年5月,它达到了17亿的规模。 2015年10月,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它增加了近10亿元。债务类似于资产趋势。

从2015年1月至10月公司筹资活动的净现金流量来看,2015年1月至5月增加了80多亿元,几乎与资产和负债增幅相同。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公司在2015年筹集了大量融资然后贷款,因此收入和资产规模显着增加。

截至2015年10月31日,Moshan Factoring仅拥有3亿元资金,仅占融资总额的12.15%。短期借款,资产证券化及关联方资金融资额近22亿元。比例为87.85%。

公司2016年3月资产收购公告)

上述时间,Moshan Factoring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7.67%,78.83%和84.12%。公司的经营方式直接从稳定型转为激进型,负债主要是流动负债。该公司的现金流可以说是如此巨大的压力。

2015年5月至10月,短短5个月,收入增加1.5亿元,收入同比增长198.9%;母亲净利润和非净利润增加5000多万元,利润增长2.4%。时报。这表明杠杆的生产效果非常显着!

然而,由于Moshan Factoring经营的保理业务最重要的成本是资本成本,Moshan Factoring在2015年之前主要依靠自有资金进行营业额。2015年,它开始抓住发展机遇,抓住保理业务市场。开始多方位融资,融资成本高于自有资金。

因此,Moshan Factoring的毛利率从87.45%直接下降至48.44%。

3.公司接管高估值目标

Moshan Factoring于2014年5月扩大了公司资本,并以1元/股的价格增加了原股东的资本。

两个月后,Moshan Factoring的前控股股东中智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智资本”)将Millhan Factoring的90%股权转让给公司的控股股东盛生集团,价格为600万元。Moshan Factoring价值6.7亿元。

在两个月内,估值增加了3.7亿。

该公司于2016年4月14日发行深圳证券交易所重组查询函回复公告)

然后,当上市公司接手时,Moshan Factoring的估值已达到12.65亿元,一年内几乎翻了一番。

高额溢价,高估值收购增加了公司3.3亿元的商誉。当然,一般都是玩这个环节,不给高性能承诺,不能通过。

公司与宏盛集团签订《业绩补偿协议》,宏盛集团承诺分别于2015年,2016年,2017年及2018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1亿元人民币,1.2亿元人民币, 1.6亿元,1.85亿元。

Moshan Factoring的“优秀”表现首先受到追捧,然后风云君看到了一个“有趣”的融资模式。

3.转让和回购股权收益权“就像做空”

2016年11月,公司与浙江浙商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招商管理”)《股权收益权转让及回购合同》签订合同,公司将摩山保理100%股权转让给价格4.14亿元。浙商资产管理公司在5年期满后,将回购Moshan Factoring的100%股权,溢价为4.14亿元人民币,保费收入为7.08%/年。

此外,该公司使用Moshan Factoring的100%股权作为承诺目标。

看起来有点头晕?没什么,冯云军用白话告诉大家这个交易结构:

股权收益权等同于融资工具。该公司现在迫切需要一笔钱将该工具出售给浙商资产管理公司,并使用Moshan Factoring作为承诺。如果尚未到期,公司将偿还本金和利息。关于这笔钱,Moshan Factoring的股权属于浙商。

公司急需这笔钱吗?为了在收购Moshan的100%股权时偿还第二阶段的股权转让。

公司于2016年11月24日回复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

让我们来看看与Moshan Factoring相关的整个交易过程:公司第二大股东江阴尧博的股东中智资本将Moshan Factoring转让给公司的控股股东宏盛集团,而鸿盛集团将再次将Moshan保留。上市公司和转移支付获得。上市公司没有资金支付转移资金,并将Moshan Factoring的股权抵押给浙商资产管理公司并借款返还给控股股东。

你说公司是个胖脸的男人?如果你没有钱,不要买!我还是要借钱还钱。收入权已转移。在五年内,可以说公司很难赚钱。

在燃烧鹅的过程中,大股东兑现6亿元,第二大股东中智资本的股东兑现3亿元。

保护股东利益也是上市公司的责任,但苋菜一定要哭吗?请举手示意。

其中,如果公司诉讼涉及金额超过2亿元或者净资产不足4亿元,或者摩山保理的实际业绩低于承诺业绩的90%,浙商资产管理有权要求公司提前回购。

接下来,让我们来看看公司近年来的表现,Moshan Factoring的表现以及公司的法律纠纷。

四,表现完成情况

如上所述,在2015年,2016年,2017年和2018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分别为人民币1.1亿元和人民币1.2亿元后,宏升集团承诺为摩山保理业务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 1.6亿元和1.85亿元。

在上市公司的关心支持下,Moshan 线。

该公司于2019年4月29日宣布完成2018年的Moshan Factoring业绩。

值得注意的是,Moshan Factoring最终实现2015年收入3.18亿元,净利润1.17亿元。

女士们,先生们,请查看2015年1月至10月的Moshan Factoring的表现。收入和利润分别为2.29亿元和7.8亿元。也就是说,Moshan Factoring只用了两个月。收入增加8900万元,利润增加3900万元。年收入和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27.99%和33.33%。

宣布公司于2016年11月12日转让股权收益权和回购)

五,“踩雷”小专家

1.矿井1(

2017年至2018年,上海摩山及其子公司HorgosMoshan Commercial Factoring Co.Ltd。(以下简称“HorgosMoshan”)和Tenbon物流集团有限公司,Tenbang集团有限公司,Tenbon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与钟百胜(以下简称“交易方1”)签订《保理业务合同》,保理融资累计支付分别为1.6亿元和2亿元,但对方1未按工资利息。

除上述诉讼纠纷外,冯云军还发现,他与深圳裕尚小额信贷有限公司也有过贷款合同纠纷。

关于腾邦集团有限公司的天安潮信息)

目前,上海摩山和霍格索山已提起诉讼,但尚无相应的减值准备。

2.矿2(

2018年7月26日,子公司Moshan Factory和HorgosMoshan分别与深圳索凌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索陵”,股票代码:* ST索灵),广东索凌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合作。有限公司,肖兴业,叶玉娟(以下简称“交易对手2”)签署《保理业务合同》,并将应收账款索赔分别转为2.36亿元和3.02亿元,提供保理融资2亿元人民币3亿元。

2018年11月,Moshan Factor和Khorgosmoshan没有收到对方的付款回复。

对方2深圳索灵现涉嫌违反相关信息披露行为,并经中国证监会调查,并已被警告退市风险。

深圳索玲的2018年审计报告披露,深圳索玲有大笔逾期债务,重要账户被冻结,并进行大规模诉讼。

* ST索玲2018年度审计报告)

Moshan Factoring和HorgosMoshan现已申请强制执行交易对手2的交易,但该公司的账簿并未作出相应的减值。

* ST索林的情况冯云军之前也分析过,这里我要质疑莫西山因子的预先存在的工作,多少水是。毕竟,冯云军是事先进行分析的,也是免费出版的。人们为什么不听?

有兴趣的Laotie欢迎访问市场价值应用程序中的历史文章:《A股“最讲究”上市公司:三季报遭两董事反对,爆雷前夜为董监高买1.5亿责任险》。

3.矿井3(

Moshan Factoring与罗伯斯及关联方控制的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诚实业”)签订了保理合同,并转让给苏宁易购集团有限公司苏宁采购中心金额36.97亿元,并出具保险融资28.99亿元。

截至目前,中诚实业及关联方尚未结清保税融资余额28.66亿元。

Moshan Factoring的贷款规模吓坏了风云君,而Moshan Factoring为中诚实业相关方提供的票价融资不到2亿,超过90亿。

该公司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的回复)

冯云军走到天边检查这些相关方。相关方的规模小于50.参与人数为个位数。注册地址与中诚实业基本在同一区域,三家公司的注册地址基本相同。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司的电子邮件地址和联系电话号码完全相同!

Sky Eyes检查各方的信息)

有关方面的情况与摩山的贷款规模形成鲜明对比。 Moshan Factoring估计有太多的钱。不要借出来,害怕钱。

Sky Eyes检查各方的信息)

更有意思的是,相关方的成立日期基本上在2016年和2017年。公司公告称,摩山因子和中诚实业及关联方的保理业务于2015年6月开始!

荒谬?如果公司没有成立,你会急于借钱给别人吗?

该公司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的回复)

目前,Moshan Factoring尚未就此事提起诉讼,但仅发送《律师函》。

在文章开头,我们已经提到罗老板已经被刑事拘留,他在博信的股权被冻结了。此外,由罗波控股的另一家港资企业成兴国际控股有67亿股已抵押,银行账户受到限制。

成兴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内幕消息公告)

第六,借机洗澡

在上述情况发生后,公司获得了摩山保理改造的“成功”后,运营情况非常糟糕。

此外,Moshan Factoring未能在2018年完成其业绩承诺。该公司恰逢前所未有的20年A股市场和前所未有的集体金融和金融洗浴。商誉减损必须继续下去!

清洗干净清洁。

2018年,公司计提资产减值准备2.68亿元,其中商誉减值2.47亿元,商誉减值占损失的1.7倍。

7.关联交易占比较高

2018年前五大客户中远东的第一和第二大客户是由同一控股股东控制的公司。两大政党的总收入为4.29亿元,占当年销售收入的25%。 %以上。

Choice2018数据)

虽然2017年前五名客户名称未披露,但冯云军可以从公司2017年非经营性基金职业和其他关联方基金交易中推断,关联方的销售收入超过4亿元,占4亿多元。营业收入占比超过20%。

Choice2017数据)

公司2017年非经营性基金职业及其他关联方基金交易所专题报告)

八,“无人”销售

公司2018年的销售费用为48.93万元,2017年的销售费用为1555.93万元。 2018年,2017年销售费用减少155.109亿元,同比减少96.86%。

公司对变更的解释原因主要是由于金属产品部门的销售费用减少。

该公司的2018年度报告)

我们来看看销售费用的细节。 2018年销售费用的员工补偿费和差旅费实际为0!

该公司的2018年度报告)

虽然许多金属制品公司在2016年和2017年被处置,但截至2018年底,该公司仍有金属产品业务。据说每个子公司的金属产品的商业模式应该是相似的。营业员似乎无法说出来吗?

此外,是否有必要为保理业务支付工资?

该公司的2018年度报告)

九,“羞耻”的现金内容

从2009年到2018年,公司提供的商品和服务销售收到的现金呈波动趋势。从2013年到2015年,这是一个低谷。 2016年金融业务后,略有改善。

从图表中我们可以看出,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量不及销售商品和提供服务所得的现金。 2016年至2018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52.3亿元,-81.8亿元,13.07亿元。

在2016年和2017年,Moshan Factoring发行了大量的保理融资以抵消业绩,但在2018年,客户保理融资减少,因此经营活动的净现金流增加更多。

但它也反映了从业务中分解业务的萎缩。

选择数据)

公司2016年至2018年的净现值比率分别为-16.34,-5.59,-9。 2016年和2017年出现负数的原因是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值,2018年的负值为公司亏损。

简而言之,近年来公司的净利润质量特别差。

十,结论

该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江阴尧博于2016年抵押该公司3700万股股份。该公司推迟了近一个月的披露,并收到了交易所的监管信。

深圳证券交易所对公司的监管信)

公司控股股东宏盛集团早在2017年就已抵押该公司98.78%的股份。第二位股东还承诺在2019年5月持有该公司98.34%的股份。

选择数据)

法尔赢得最新业绩预测,2019年上半年业绩亏损7000万元--1亿元。

免责声明:媒体提供的内容源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联系原作者并获得许可。文章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并不代表新浪的立场。如果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不应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是有风险的,进入市场时需要谨慎。

陈志杰